养殖赚钱开户
设为首页
网站地图
养殖赚钱下载
  您现在的位置:养殖赚钱 > 青蛙养殖 > 正文
无相门——智障少女突然失踪 ,背后隐藏着神秘肮脏的罪恶链条
作者:admin  来源:本站  发表时间:2019-06-11 16:08  点击:7

无相门——智障少女突然失踪 ,背后隐藏着神秘肮脏的罪恶链条

  看见小女孩儿还在哭,田大川有些心软,站在床边对男人说,“你坐起来。 ”  躺在床上的男人侧头看了一眼孩子,颤颤巍巍挪动身体坐起来,三月儿看见,向前迈了一步,想要上去扶住爸爸。   “别过去!”出于职业本能,田大川冲三月儿呵斥道。

  三月儿被吓了一跳,看了看旁边凶巴巴自称是警察的男人,又看了看对面表情痛苦的爸爸,没敢再动。 男人叹了口气,有气无力地对三月儿说,“你回自己屋去吧。 ”三月儿抿着小嘴摇了摇头,仍然倔强的留在原地。

  田大川看向男人,问:“你下午绑走的那个女孩现在在哪儿?!”  男人哭丧着脸没回答。

  “我问你呢!”田大川怒吼,“你下午绑走的那个女孩儿在哪儿!”  男人张了张嘴想说什么,但忌惮地看向孩子,又重新低下了头。

足足沉默了两分多钟,他才坑坑吃吃地开口。   他说,就在今天下午,那个被绑来的女孩儿已经让人接走了。 他也是见财起意,听别人说要找个女孩子拐到外地,还答应给不少钱,他才干的。   田大川问:“你说的是真话?”  男人说:“我孩子在这儿呢,我说的是真话。

”  田大川又问三月儿:“你家里没有其他人了吗?”三月儿哭着点点头。   田大川不甘心,仔细检查了一遍,确定男人被铐的很结实,然后对三月儿说,“你带我出去看看。 ”  田大川领着小女孩儿到另一间屋子又转了一圈,确实什么都没发现。   回到床边,田大川站在男人对面问,“他们是什么人?”  “谁,你说谁......是什么人?”  “装什么糊涂,我是问你,接走那女孩儿的是什么人!”  “哦,是,是两个男的,三十多岁,四十上下,好像,好像是兄弟俩。 ”男人回答。   “你是怎么认识他们的?”田大川又问。

  男人看着田大川眨了几下眼睛,又不说话。

  “我问你是怎么认识他们的!”田大川喊了起来。   “他们,他们到我这里搞过几次麻醉药。 ”  听到麻醉药,田大川心里咯噔一下。

  “这两个人叫什么?住在什么地方?怎么找?”田大川问。

  “我真不知道他们叫啥,只听他们说,是寒桥县的,也没说具体住在哪儿。 每次都是他们过来找我,我从来没去找过他们。 真的,都是他们来找我。

”男人回答。   “这两个人有什么特征?”  “特征?啥特征?”  “口音!长相!身高!体型!你他妈的是不是跟我在这儿装傻?!”田大川彻底没了耐性。

  “没,没装傻,我说,我说。 他俩每次来,都开一辆出租车,岁数小的开车,但从来不下车,都是岁数大一点的和我说话。 哦,对了,有一次我看见,坐在车上的那个脑门上有一条疤!对,就在这儿……”男人用手在自己额头上比划着。   “岁数大的那个呢?长什么样?”田大川追问。   “岁数大的那个…….”男人想了想,说,“他得和死人差不多……”  “什么意思?”田大川没听懂。   “那个人说话冷得很,从来也没见他笑过,脸上也没有血色儿,和死人差不多。 ”  “行了!”田大川看着说梦话一样的男人,想他不是被吓懵了就是在说胡话,于是岔开了话题,“他们一共给了你多少钱?”。

  “原来说要给我六千,后来我,我要了八千。

”男人回答。

  “你说多少钱?”  “八,八千!”  田大川听了把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。 自己的妹妹,一个大活人,居然只值八千块钱?!田大川恨不得现在就上去撕烂了眼前这个畜生,但是他又不得不强压怒火。 他强压怒火,是为了争取时间。

  “他们要把人拐到哪儿?”田大川把一口怨气咽了下去,接着问。   “不,不知道。 ”男人回答着,眼神闪烁。   “真不知道?”田大川皱眉又问。   “真不知道。

”男人说。   田大川停止了问话,想了想,觉得一时半会儿在这里也问不出什么,就对男人说,“你别动,配合好。 ”他把拷在床头的手铐打开,将男人的两只手拷在胸前,整个过程男人没再反抗。

  “走,跟我到派出所。

”田大川冷冷地说。   他话音刚落,男人就咧着嘴哭开了。 “警官警官,你就行行好吧,该说的我都说了,别把我送进去了,孩子她妈欠了一屁股债就跑了,我这也是没办法。

我那八千块钱我一分没动,你都拿走。 再说我没把那傻子怎么样……”  “傻子?!你他妈说谁是傻子?!你再说一次?!”田大川暴跳如雷冲到男人面前,“你绑走的是我妹妹!亲妹妹!”  男人完全懵了,鼻涕一把泪一把的五官瞬间定格,旁边的三月儿又哇地一下大哭起来。

  “你把我带走,孩子怎么办?她啥亲人都没有,这么小的孩子留下她自己怎么办.......”男人不停叨咕着,眼泪成双成对往下掉。   “少废话,赶快,穿上衣服和我走!”田大川厉声催促着,语气冷得像腊月里屋檐下的一根冰棱。

  男人终于不再唠叨,颤抖着抓过床上的衣服,坐在床边开始穿裤子。

  田大川扭头对孩子说:“你也穿上点儿衣服,和我……”  他的话还没说完,眼角余光人影一闪,只听见“咣”的一声,男人的头已经撞在了自己身边的桌角上。 桌子被撞得掀了起来,男人同时栽倒在地,头上的鲜血刷地流了出来。

 

上一篇:9年!最后一批非转基因大豆油,反转之路漫漫
下一篇:人保中证500指数(006611)基金基本概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