养殖赚钱开户
设为首页
网站地图
养殖赚钱下载
  您现在的位置:养殖赚钱 > 青蛙养殖 > 正文
篱笆墙的影子·怀旧剧场《篱笆·女人和狗》剧评
作者:admin  来源:本站  发表时间:2019-06-12 19:07  点击:181

篱笆墙的影子·怀旧剧场《篱笆·女人和狗》剧评

  八十年代末由大连电视台拍的电视剧,后来又拍了两部,凑成农村三部曲和女人命运三部曲。

  第一次听说应该是刚播放的时候,听一同学说的,后来断断续续有机会看了些。

那时候非常喜欢的一部农村片,印象最深刻的是三媳妇枣花,老挨打,温良的样子,以及那个老头。

最近在B站重新看到这部片,又重温了下下。

  八十年代,门儿重新打开,开始引进外面的片子,市面上流行的以港台的武侠片、新加坡片为主,大陆自身一开始尝试着将红楼梦、西游记、聊斋等题材拍成电视剧。 后来,也开始拍一些反映改革开放及当下时代的片子,这部片在那时,算是比较早的一部。   在八十年代的东北农村,一排平房里住着茂源老汉那一大家子,四个儿子,三房媳妇,一个闺女,跟他们院子相邻的有那么两家,不一门心思种地承包鱼塘果园先富起来的小伙子小庚,二媳妇巧姑她那会跳大神的爹娘。 村子里与之相关的还有两户人家,三媳妇枣花她娘,当初从山东逃荒过来的寡妇;跟四儿子谈对象的喜鹊和她爹周大夫。

  故事从枣花提出离婚,导致茂源老汉离家出走一天,全家人到处去找他开始,铺展开这一家子的矛盾和冲突,相关人的性格和命运,以及无奈:  女主枣花,在正当妙龄的时候跟一个正当年纪的小伙子庚好上了,小伙子肯干,上进,两人感情好。

可到论嫁时,她却不得不转身嫁到茂源家的不着调的铜锁,因为这是她娘和他爹打他们小时就给订的娃娃亲。

铜锁看喝酒,不务正业,常赌钱,人还没用,能轻易被一个媳妇给打趴下,可回起家里打起老婆却厉害着。 对此,她娘说:你心里喜欢小庚,娘知道。

跟铜锁在一起心里憋屈,娘也知道。 铜锁这不好那不好,可她是你男人,所以你别任性,他闹你别闹,他骂你别骂,他喜欢喝两口,碍你啥事了。

离婚的事,一是一时半会离不了,二是真的离了,你咋办,还不是被乡亲们在背后指着脊梁骨骂。 还有就是你公爹是俺们的恩人,他这些年不易啊,不能给他添堵。

  离婚就以枣花当着公爹的面保证不再离了,这辈子就这么过了收场。 她娘让女儿拎了两瓶酒回去给女婿,铜锁没领情,摔了个稀巴烂收场。

  由离婚,引出求子。 他们结婚多年,没有孩子,对此,铜锁恨她打她骂她。 其他人以为是枣花不肯生,但其实不是这样的。

于是,公爹带她去求送子娘娘,大嫂带她去医院检查。 查出来的一切完好,她拿着医生的检查单,跟铜锁说,让他去检查下时,又被打骂一次,因为,生孩子是女人的事,男人怎么会有问题。   对于男人打女人,大嫂有一套跟枣花她娘几乎一样的说辞,他恼,你躲一躲,他急,你退一退,打你骂你,你忍一忍,饭糊了,闷锅里,不能让人指着脊梁骨,叽叽喳喳说闲话。

  况且,二道鞋子,谁要?  她是这么说的,也是这么身体力行的。

她不是巧姑,精明能干,小算盘打得精。 对一公爹的偏向,她的说法是:爹是一家之主,他爱给谁就给谁,让谁歇着就歇着。 早上她第一个进厨房门,地里的活没人干她一个人跟着乐呵呵地干,被人卖了都能乐呵呵地帮着数钱。

她也不像枣花,有个不着调的男人,让公爹多少有点亏疚。 她的男人是家里的长子,能干,能开拓,有主见。 相比较而言,似乎是她弱了。

她也没见过啥世面,心里装不下啥事。 当金锁张罗着上趟省,“二个月光拉水泥,就能赚六千”,对未来充满憧憬,欢快地唱着小调准备着时。

她却在为他担心,怕他出事。

于是,提着胆子,破天慌地,一个老娘们儿,掺和起老爷们的事来,劝他能不能不去。

结果,刚开了个头呢,那边厢打骂就过来了,“败家娘们,滚!”滚在一边的她,看到男人做事,破了点手,立马顾不上擦眼泪,跑过来要替他吹吹,又招来一声“滚”,这时,外面人叫吃饭了,条件反射地擦眼睛了,那边厢,她的丈夫也开始示意她收拾收拾。   饭糊了,闷锅里。 片中拍他们房中的细节极少,就这一出,把整个相处模式全拍出来了。

  后来,金锁一去几个月没音讯,同时去城里的狗剩出了车祸,没了。 一家子人心惶惶,她更甚,可没人开解一下她,每天照样的活还得干,终于,在上饭的时候,被小孩子讲的故事刺激了,收神不住,骂了声。

结果被公爹直接摔了碗,又是骂她败家娘们。

  后来,因为做的八卦风筝放的时候掉房顶上了不吉利,又被公爹张口大骂“败家娘们”,忙不迭地冲着公爹的背影下跪认错,都没招来谅解。   鬼节,公爹让她一大早去给她爹上坟,她回忆起当时做姑娘时在自家爹身边说笑的情景,想起公爹和丈夫的打骂,终于号淘大哭。

  在那时的农村,一大家子过活,又没有婆婆,嫁过去做老大媳妇,一大家子的烧烧洗洗,还要下地干活。 稍微疼点女儿的人家是不愿意攀这门亲事的。   可是,人的本性就是欺软怕硬,她公爹,对于二儿媳的尖利和指桑骂槐,许多时候只是忍着,对于二房偷偷张罗着吃小灶,甚至少交账,也应当不是毫无察觉吧。 因为与枣花娘那一些难与人言的私情,对枣花也自是不同。 对于家中要造反的小儿女,也没能怎么着。 唯独对这个大儿媳,打骂起来何曾有半点犹豫。   她的命运,因为丈夫上城一趟,见识了城里人的自由,反过来看她畏他如虎,由此生怜,感觉到她的不易,开始疼她一些,而由此得到一些被动的改变。   二媳妇巧姑,生了一张巧嘴,精明。 早看出了这个家里,老三不着调,老四才了三四年大学,不出工,自己男人摆摊照相,钱没少挣,所以闹着要分家。 她的分家,不是自己出头,而是支着她那怕老婆的男人去,因为这些大事,如果由一个当媳妇的娘们提出来,估计会被人指脊梁骨的吧。

除此之外,她还时不时地在自个屋里开下小灶,银锁每天的收入小头交公账,大头自己收了藏私房。

大集体的弊端通过她反映了。

  没过门的媳妇喜鹊,反映的是另一种女生,受过些教育,在外面见过些世面。 重新讲起了恋爱、自由、男女平权等概念。 她鞭策小庚,从中撮合他跟枣花。 在大伙儿都在看戏的时候,把枣花引到场院跟小庚见面,结果,事儿露馅。 大庭广众之中,枣花被她娘领回去。

  接下来,回到家,枣花她娘先是破天荒打了她一巴掌,说她丢尽了她的脸。

(他们俩只是抱着哭了会而已,啥事也没干,她自己当年,可是啥事都干了。

)然后,在女儿明说死也不回去时,不惜下跪逼女儿独自回去。

  这样的人,你说她思想封建,她却能犯下淫戒。

当相好不肯承担,凑一起过日子的承诺兑现不了时,她口口声声“大哥,都依你”,然后,就这样把女儿给卖了。

长大后,明知道亲事不靠谱,放着那么好的小伙子不要,也要逼女儿嫁过去。

嫁过去,也不肯为女儿撑半点腰,总是逆来顺受,让女儿体谅公爹,不要给公爹添事。

简言之,就是为了自己那一点点私情,坑起女儿来不遗余力,毫不留情。

于是,像出了这起事,她不会自个出面去商谈,也不会留下女儿等待观察,将她当作弃子,一扔,完事。

  于是,最后的悲剧产生了,枣花回去,被铜锁拒之门外,娘家,又回不去,走投无路,只好跳河了。       。

 

上一篇:英媒:中国90后买车不迷信品牌“开心就好”
下一篇:汇添富可转债债券A(470058)